• 深圳琦富瑞電子有限公司
  • 電話:0755-33897988
  • 傳真:0755-33843991
  • Email: qfrkf@qifurui.com
  • 地址: 深圳市光明新區公明街道樓村鯉魚河工業區振興路5號B棟
公司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公司新聞
妈与儿子乱纶视频,灰色隐形眼镜,欧美乱小说一
2018年04月16日
妈与儿子乱纶视频
出品 | 棱镜·腾讯小满工作室 据央视独家披露,国家医保局初步测算,按照这70个药品2018年在各地的招采价计算,这些药品2020年总销售额将达到285亿元,而谈判过后,实际支付的总费用降至99亿元。 “4太多”是谈判技巧 11月13日,价格谈判的最后一天,国家医保局门口依然是严阵以待,防止任何可能的消息泄露,安保严格程度甚至超过了个别重大事件。 随后,卫材方面对界面新闻确认,公司产品乐卫玛(仑伐替尼)在近日的医保谈判中未能通过谈判进入国家医保目录。 肝癌是我国仅次于肺癌的高发肿瘤,“乐卫玛”又是目前国内唯一的肝癌一线用药,但因为价格没有低到医保局设定的底线,只能遗憾出局。 两次尝试中,谈判组专家会“努力引导企业报出诚意的价格”,如果企业的最终报价在医保局“超过底价15%”这条线以内的,谈判专家会再次出手进行磋商,“确保企业出价不高于此前确定的预期价格”。 连1%的利润都“锱铢必较”,这正是此次价格谈判最辛苦的地方。据参与谈判的药企人士表示,谈判现场全程录音录像,全程实施封闭式管理模式,林崧说,这样做为的就是对谈判底价的绝对保密。 因此,11月11日起的三天时间里,外界无从探知医保价格谈判的任何进展。除了诸如杰华生物、卫材等自己主动放消息的企业,大部分谈判信息都虚虚实实,最后被一一证伪。 以价换量,“药王”降价83% 药企考虑自身经济利益无可厚非。但几次交锋下来,众多企业发现医保局的谈判能力的确不同一般。业界有“不压低到50%以下谈判没有意义”的说法,事实上50%还远远达不了标。 国家医保局自从2018年成立以来,共进行了2次价格谈判。2018年9月15日,抗癌药专项谈判中18个谈判品种17个成功,药品整体降幅为56.7%。而这一次,谈判降幅更是被拉低到60.7%。 艾伯维的明星产品、免疫治疗药物修美乐从2012年开始,连续7年都是全球销售额最高的药品,2018年全球销售额高达199.36亿美元,业界素有“药王”的称号。这次药王也要“屈尊”,从每支7600元降为1290元。如果不是今年开始修美乐已在部分省市自降身价到3160元,“药王”接受的将会是砍价83%。 因为价格高,修美乐此前在中国患者中的使用率不到1%,进入医保后,患者可能花上不到原价5%的钱,就能用上修美乐。 事实上,药企纳入价格谈判体系,并不是“只谈奉献不求回报”,而是收益相当可观。 医保的“带货”效应十分明显。2019年5月,中金公司根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提供的PDB药物综合数据库数据,统计了美罗华、赫赛汀、安维汀和诺和力四个明星单品的销售情况,它们都是在2017年度纳入医保价格谈判体系的。数据显示,虽然四种药物进医保后降价幅度分别为29%、65%、62%和43%,但是因为销量的增长,四个品种2018年实际销售金额同比增幅分别为13%、48%、74%和120%。 只要产能充足而且不是亏本在卖,销售额的增幅完全能够覆盖摊薄的利润,价格谈判因此也被药企广泛接受。药企更多的顾虑,反而是放量之后产能能否跟上。 另外,与医保部门建立起良性互动,也有利于企业获得医药相关主管部门的认可。2015年以来,中国医药行业的市场准入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创新药的审批、医保准入周期大大的缩短。准入政策的改善,意味着有创新实力的企业能够凭借自己能力,更快、更能预期的实现投入回报。“带量”可能不仅带了一个药物品种,而是后续的一批药,众多精明的药企不会不算这样一笔账。 同样的,进了医保的品种有些也有自己更商业化的考量,修美乐就是如此。今年11月8日,国家药监局批准了百奥泰公司阿达木单抗的上市申请,国产版“修美乐”已经面世。“药王”如果还端着架子,今后被国内企业“吊打”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,放低姿态先进医保抢占先机,艾伯维的策略恰到好处。
灰色隐形眼镜
欧美乱小说一
 

電話:0755-33897988 地址: 深圳市光明新區公明街道樓村鯉魚河工業區振興路5號B棟

版權所有 © 深圳琦富瑞電子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方維網絡

網站地圖 | 法律聲明 | 友情鏈接
网站地图